<i id='xr351'></i>

  1. <tr id='xr351'><strong id='xr351'></strong><small id='xr351'></small><button id='xr351'></button><li id='xr351'><noscript id='xr351'><big id='xr351'></big><dt id='xr35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r351'><table id='xr351'><blockquote id='xr351'><tbody id='xr35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r351'></u><kbd id='xr351'><kbd id='xr351'></kbd></kbd>
      <span id='xr351'></span>
      <i id='xr351'><div id='xr351'><ins id='xr35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ns id='xr351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xr351'><strong id='xr35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dl id='xr351'></dl>
        <fieldset id='xr351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xr351'><em id='xr351'></em><td id='xr351'><div id='xr35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r351'><big id='xr351'><big id='xr351'></big><legend id='xr35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“用自己的方式,守護這座深愛的城市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好轉,武漢人民的生活日常正在逐漸恢復。圖為4月8日,在武漢市洪山區智和路附近的一傢熱幹面館,工作人員在制作熱幹面。新華社記者 才揚攝

            4月8日上午10點,武漢市礄口區越秀財富中心商場“MSUTREE渼樹美發沙龍”老板周朝輝與員工完成店內消毒,並在店門口備好消殺用品後,開始瞭一天的營業。

            這是這傢理發店復工的第5天。市民進入商場前,商場工作人員會要求出示“綠碼”,並做一次消毒、測溫;顧客進入理發店前,門口的專職員工還會再給他們進行一次消毒。

            “為防止店內人員聚集,理發店采取顧客手機預約形式;店內理發師全程佩戴口罩,圍佈、剪刀等用具使用前都會噴灑酒精,店裡每隔一小時還會進行整體消毒。”周朝輝說。

            因為疫情管控需要,1月下旬武漢這座城市按下“暫停鍵”,周朝輝的理發店也暫時歇業。回顧過去的兩個多月裡,周朝輝身上的關鍵詞除瞭這幾天的“復工復產”外,還有就是“公益理發”。

            時間倒回到2月14日。周朝輝收到瞭一位好友轉發的同濟醫院招募理發師志願者的消息,恰好那段時間他也關註到很多逆行的醫護人員,因為工作需要理成“戰疫頭”。“自己作為一名理發師,很希望為這些一線逆行者做些事情。”於是,周朝輝與店裡另一位發型師周海文填寫瞭報名申請。

            他們坦言,疫情期間第一次出門為大傢理發,就是服務同濟醫院一線醫護人員,這讓他們難免有些緊張。但在這次交流中,醫護人員圍繞病毒傳播方式、防護註意事項等,給他們做瞭細致講解,這讓他們的心態平穩瞭許多。

            “當天剪發的很多是90後、95後護士,她們穿上防護服時是白衣戰士,脫下之後就像鄰傢的小妹妹。”這次經歷給周朝輝、周海文帶來很大觸動,也讓他們更深刻地感受到一線醫護人員的大愛仁心。

            他們把這次經歷分享到朋友圈後,主動聯系提出剪發需求的人和單位越來越多。除醫療系統外,他們還為公安民警、郵政部門、新聞媒體、社區工作人員等疫情一線群體提供理發服務。

            “比上班時還要忙,排都排不過來。我們每次出門都會戴手套、口罩,穿上防護服,保護自己也是為瞭保護服務對象。”接下來的日子裡,他們每天早上7點多出門,一天內經常要去幾個不同的單位,有時還要跑遍武漢三鎮。剪頭最多的一次,是為武漢市公安局江漢分局民警理發,從上午8點半到下午5點,一天下來總共給127個人理瞭發。

            說到剪發場地,他們常常用“五花八門”來形容。因為擔心封閉房間交叉感染,剪發時會盡量選在通風場所。“有一次到福建援鄂醫療隊住地剪發,因為場地條件限制,最終選在酒店樓頂的天臺上;還有一次給社區志願者理發的間隙,在路邊碰見一位將自己頭發剪得參差不齊的快遞員小哥,他直接坐在電動車後座上,我們幫他完成瞭發型‘拯救’。”

            對於周朝輝、周海文來說,在這段早出晚歸的逆行經歷中,勞累、辛苦是真的,但溫暖、感動、收獲也是真的,剪完頭發對方道一聲“謝謝”,都能抵得過所有的苦與累。“現在,隨著疫情形勢好轉,復工復產後生活逐漸步入正軌,我們會繼續用自己的方式,守護這座深愛的城市。”周朝輝說。

            (本報武漢4月8日電 本報武漢一線報道組 本報記者蔡闖、王斯敏、張勇、李盛明、張銳、章正、晉浩天、安勝藍、劉坤、盧璐、薑奕名 本報見習記者陳怡 光明網記者季春紅、李政葳、蔡琳)